> 资讯 > 国际动态 > 正文

第63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获奖提名作品分享

时间:2020-03-03 13:37来源:国际摄影协会 作者:管理团队 点击:
北京时间2月25日19点,2020第63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官方公布了各奖项的提名作品,共计372幅,所有获奖者的最终名次将于4月16日在荷兰颁奖盛典上揭晓。四个奖项的一等奖获得者将各奖励10,000欧元,其余入围摄影师将一起分享总价值130,000欧元的奖金。
 
自2019年,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为年度摄影大赛推出了一个新奖项:年度世界新闻摄影故事奖。以便更深入的审视你周围发生的故事,需要一组图片才能深刻的理解摄影师所要表达的主题。
 
据中国摄影网从荷赛官方了解到,本届大赛共收到全球125个国家的4283名摄影师提交的73996件作品。
 
大赛共评选出44位摄影师提名,共计372幅作品(部分有重合),分别来自24个国家,和去年一样,本届也未见有中国摄影师提名。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摄影师都拍了些什么。
 

年度世界新闻摄影奖提名
Nominees for World Press Photo of    the Year

▲2019年6月19日,苏丹喀土穆,一名年轻男子在手机照明下朗诵一首诗,其他抗议者高呼平民统治的口号。摄影师:Yasuyoshi    Chiba(肯尼亚内罗毕)




▲2019年5月21日,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学生在反政府示威活动中与防暴警察扭打。摄影师:Farouk Batiche(德新社)


▲2019年10月20日,艾哈迈德·易卜拉欣(18岁)是一名严重烧伤的自卫队战士,10月20日,他的女友在叙利亚哈萨卡的一家医院探望他。起初她不愿意进房间,因为她被他的伤势吓坏了,但一名护士劝她进去握住艾哈迈德的手,和他简短交谈。摄影师:Ivor Prickett(纽约时报)


▲2019年2月18日,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举行的国际防务展览和会议(IDEX)上,一名商人在展览日结束时锁上了一对反坦克榴弹发射器。摄影师:Nikita    Teryoshin(俄罗斯圣彼得堡)


▲波兰波德科瓦勒阿纳的一个难民收容中心里,一名15岁的亚美尼亚女孩坐在轮椅上,旁边坐着父母,她最近因抑郁综合症从紧张状态中醒来。摄影师:Tomek    Kaczor(波兰)


年度世界新闻摄影图片故事提名
Nominees for World Press    Photo Story of the Year



















▲《埃航空难》组照  摄影师:Mulugeta Ayene(埃塞俄比亚)

2019年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302航班,一架波音737    MAX,在亚的斯亚贝巴机场起飞6分钟后从雷达上消失,坠入一片田野,机上157人全部遇难。撞击太大了,两个引擎都被埋在10米深的石坑里,几乎无法辨认出任何人体遗骸。
11月14日,坠机8个月后,撞击地点被覆盖,身份不明的遇难者遗体被埋在一排排相同的棺材中。对比了2018年10月从雅加达起飞12分钟后,同样是737最大的狮航飞机坠毁的情况。世界各国,最初除了美国,都将737飞机停飞。第一份报告显示,尽管遵循了波音公司推荐的程序,飞行员还是无法阻止飞机反复俯冲。在这两个案例中,飞行员似乎都在努力处理一个旨在防止飞机失速的自动安全系统,这个系统不断地将机头向下推。系统似乎被激活了,可能是由于传感器故障,尽管没有什么问题。后来有消息称,美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曾与波音公司就MAX的潜在安全问题对质。波音公司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但承诺进行软件修复,但在ET302航班坠毁时还没有进行。飞机一直停飞到2020年。



























































▲《叛乱》组照  摄影师:Romain    Laurendeau(法国)

年轻人占阿尔及利亚总人口的一半以上,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份报告,阿尔及利亚30岁以下人口中有72%失业。阿尔及利亚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如1988年的“黑色十月”起义,其核心是愤怒的年轻人。“黑色十月”遭到严厉镇压,5天内就有500多人丧生,随后是暴力和动乱的“黑色十年”。
2019年2月,数千名来自工薪阶层的年轻人再次走上街头,这成为对长期担任总统的阿卜杜拉齐兹·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统治的全国性挑战。

当代问题类(单幅)
Contemporary    Issues

▲2019年4月20日,在美国阿肯色州达尼尔湖,白人至上主义团体“Shield Wall Network”的成员庆祝希特勒的生日。摄影师:Mark    Peterson(美国)


▲2019年2月18日,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举行的国际防务展览和会议(IDEX)上,一名商人在展览日结束时锁上了一对反坦克榴弹发射器。摄影师:Nikita    Teryoshin(俄罗斯圣彼得堡)


▲2019年12月31日,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贝加的一个临时疏散中心,阿比盖尔·费里斯(戴着面具)与朋友们玩耍。摄影师:Sean    Davey(澳大利亚)

当代问题类(组照)
Contemporary    Issues


















▲《漫长的战争》组照  摄影师:Lorenzo    Tugnoli(意大利卢戈)

塔利班在2019年取得了强大的领土优势,并增加了在阿富汗的影响力。美国入侵阿富汗18年后,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ANDSF)负责保卫阿富汗安全5年来,塔利班控制或争夺了大约一半的国家,在一些地区充当影子政府。
今年1月开始的和谈似乎在8月接近达成协议,但在9月遭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阻挠。在会谈期间,双方都试图获得筹码,战斗升级,而在实地,会谈为塔利班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政治合法性。塔利班暴力的频发和蔓延,使安德福部队捉襟见肘,在某些情况下不堪重负,伤亡率很高。冲突的升级也严重影响了平民人口,造成了大量伤亡、被迫流离失所。和平与经济研究所(Institute    for Peace and    Economics)年中发表的一份报告将阿富汗列为世界上“最不和平”的国家,取代叙利亚,不过到2020年初,和平协议似乎再次成为可能。


















▲《流离》组照  摄影师:Nicolò Filippo    Rosso(意大利)

从2016年起,委内瑞拉的政治和社会经济危机导致越来越多的移民流出该国。委内瑞拉人说,他们被迫离开的原因是不安全和暴力、得不到粮食、药品和基本服务,以及政治局势造成的收入损失。哥伦比亚最深切地感受到这次人口外流的影响。
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截至2019年10月,大约450万委内瑞拉人离开了该国,其中160万人在哥伦比亚。尽管委内瑞拉在2月份正式关闭了与哥伦比亚的陆地边界,但仍有大约300个秘密过境点保持活跃。在哥伦比亚,半数以上的委内瑞拉移民没有固定身份,因此无法获得健康、教育或合法就业。慈善组织和非政府组织帮助为人们提供医疗和食物,但许多人最终住进了非正规定居点或流落街头。2020年初,哥伦比亚政府宣布了两项新的特别居留许可,允许10万多委内瑞拉人在该国居留和工作,并规定委内瑞拉父母在该国出生的儿童可以获得哥伦比亚国籍,但仍有大量人被剥夺了居住权。




















▲《宠物老虎》组照  摄影师:Steve    Winter(美国)

在美国,有5000到10000只老虎被圈养。路边动物园和其他企业饲养老虎。个人也可养老虎当宠物。相比之下,亚洲只有3900只野生老虎,而世界各地经认证的动物园只有1659只。1973年的《濒危物种法》没有涵盖美国许多外来宠物,该法只适用于从野外捕获的宠物,而不适用于人工饲养的宠物。美国有四个州没有法律规定养大猫当宠物,还有十个州虽然需要许可证,但一旦小宠物得到保护,就可以用来养大一点的动物,比如老虎。当作为宠物购买的幼崽4个月大时,它们长大后,危险得无法在家里饲养,并继续出售,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


环境类(单幅)
Environment

▲2019年10月10日,在北冰洋中部,一只北极熊和它的幼崽靠近北极燕鸥号(Polarstern)的科学家放置的设备。北极燕鸥号是一艘考察北极气候变化后果的科学考察船。摄影师:Esther    Horvath(阿尔弗雷德)


▲在乌干达默奇森湾,一名在维多利亚湖非法工作的渔民在和同事钓鱼前,将他整天藏着的船浮起。摄影师:Frederic Noy(中亚)


▲2019年8月3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布伦特伍德镇附近,消防队员与沼泽综合火灾战斗。摄影师:Noah Berger(美国)

环境类(组照)
Environment




















▲《碳威胁》组照  摄影师:Katie Orlinsky(美国纽约)
北极永久冻土融化的速度比气候学家预测的要快,释放出的碳气体可能加速全球变暖。



















▲《垃圾循环解决方案》组照  摄影师:Luca    Locatelli

几个世纪以来,工业化国家一直遵循一种“以废为宝”的线性经济模式:将原材料收集起来,转化成产品,然后出售,然后作为废物丢弃。价值是在这个经济体系中通过生产和销售尽可能多的产品而创造的。这种模式不仅消耗自然资源,而且还消耗能源,由于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加剧了全球变暖。
循环经济通过使经济活动与有限资源的消耗脱钩提供了另一种选择。它的基础是设计系统外的废物和污染,保持产品和材料的使用,以及再生自然系统。作为应对气候危机的一部分,全球各地的农民、制造商和政府正在采取措施,试验和实施循环经济。




















▲《褪色的火烈鸟》组照   摄影师:Maximilian    Mann

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盐湖之一的伊朗西北部的乌尔米亚湖正在干涸。
上世纪90年代,它的面积是卢森堡的两倍,但干旱加剧和夏季气温升高加速了蒸发。此外,非法的水井,加上沿湖支流的水坝和灌溉工程的激增,已经将水转移到农田。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在2014年进行的研究表明,在20世纪70年代,该湖的面积缩小到了12%左右。此外,环保人士认为,2008年修建的一条15公里长的堤道将该湖一分为二,这更加速了干涸,因为它抑制了两岸之间的水流。暴露在外的湖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盐漠,不能支持农业,容易受到盐风暴的影响,对周围的农业造成不利影响,并导致眼睛、皮肤和肺部疾病。
这个地区的居民,曾经是这个湖的一个休闲场所,现在都搬走了。干燥也会影响候鸟的食物来源,如火烈鸟、鸭子和白鹭。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承诺在10年内提供50亿美元,以振兴乌尔米亚湖。

一般新闻类(单幅)
General News

▲2019年11月14日,在叙利亚北部的奥尔难民营,一名俄罗斯妇女抱着孩子在一家临时搭建的医院排队。摄影师:Alessio Mamo(意大利)

 


▲2019年11月15日,在伊拉克巴格达,一名男子协助一名抗议者同伴,该名抗议者在政府军发射催泪瓦斯和烟雾弹后昏迷。摄影师:Ricardo García    Vilanova(自由摄影师)

 

一般新闻类(组照)
General News

 

 
















▲《智利:反对贫富差距》组照  摄影师:Fabio    Bucciarelli(意大利)

智利最近发生了历史上最大的内乱,民众纷纷起来抗议贫富差距。根据联合国的一份报告,尽管智利是该地区最繁荣的国家之一,但它是经合组织国家集团中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只有1%的人口控制着33%的财富。引发骚乱的导火索是10月18日塞巴斯蒂安·皮涅拉总统煽动提高地铁票价。首都圣地亚哥的一次和平集会引发了进一步的抗议。这转变成了一场全国性的起义。
10月25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人数超过100万人,并变得越来越暴力。根据人权组织观察,当局对示威者过度使用武力,包括造成许多眼睛受伤的弹丸猎枪,并被指控虐待,包括强奸被拘留者。
11月15日,皮涅拉总统宣布将于2020年就新宪法举行全民公决,但骚乱仍在继续,要求对抗议期间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调查,并立即彻底改革养老金、医疗和教育系统。
 




















▲《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有生力量》组照  摄影师:Ivor    Prickett《纽约时报》

到2019年初,伊斯兰国组织(IS)在叙利亚控制的领土已减少到东南部以巴古兹村为中心的4平方公里。IS从叙利亚北部撤退,受到了由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YPG)领导、主要由美军组成的国际联盟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联合民兵的袭击。
许多IS战士自己投降或被俘虏。库尔德人面临的难题是如何处置这么多囚犯,其中许多未满18岁,成为孤儿或与家人分离。然后,10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美军撤出叙利亚北部。
10月9日,考虑到数十年来针对土耳其的库尔德叛乱入侵叙利亚北部,土耳其长期将边境上的库尔德武装视为安全威胁,旨在结束库尔德对该领土的控制。数千名囚犯的命运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长期项目类
Long-Term Projects
























































▲《种族灭绝》摄影师:Daniele Volpe(危地马拉)

1980年代,在1960-1996年危地马拉内战期间,居住在危地马拉西部的Sierra    de los Cuchumatanes附近的Ixil    Maya社区成为种族灭绝行动的目标。伊克西人遭到蓄意强奸、强迫流离失所、饥饿和屠杀。到1996年,大约有7000人被杀。
从1979年到1985年,随着历届政府和军队在该地区推行焦土政策,暴力事件尤其严重。联合国真相委员会后来透露,伊克希尔70%至90%的村庄被烧成平地,约60%的人口被迫逃往山区。
1982年和1983年统治危地马拉的何塞·埃弗拉尼奥斯·蒙特(Jose    Efraín Ríos    Montt)因种族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受审,虽然在第二次审判中被判有罪,但他以证词无效等程序错误为由,未受惩罚,五年后去世。然而,这次审判被视为一个里程碑,使那些对暴行负责的人承担责任。
今天,许多幸存者仍在寻找死去亲人的遗体。挖掘尸体在收集平民屠杀的证据和安抚幸存者与他们的悲痛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他们终于能够给他们所爱的人一个体面的葬礼。






























































▲《叛乱》组照  摄影师:Romain    Laurendeau(法国)

年轻人占阿尔及利亚总人口的一半以上,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份报告,阿尔及利亚30岁以下人口中有72%失业。阿尔及利亚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如1988年的“黑色十月”起义,其核心是愤怒的年轻人。“黑色十月”遭到严厉镇压,5天内就有500多人丧生,随后是暴力和动乱的“黑色十年”。
2019年2月,数千名来自工薪阶层的年轻人再次走上街头,这成为对长期担任总统的阿卜杜拉齐兹·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统治的全国性挑战。

























































▲《“古兰经”的守护者》组照  摄影师:Sabiha Çimen(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完全记住古兰经的穆斯林可以在他们的名字前使用“Hafız”这个名字。他们相信,无论谁记住了圣经并遵循了它的教义,都将得到真主的奖赏,并将在天堂地位上升。因此哈夫泽斯被视为神圣世界的守护者,为子孙后代保存着它。古兰经有6236节,记忆通常是通过重复和背诵来实现的。在土耳其,有数千所古兰经学校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存在的,许多学校都有女孩就读。从8岁到17岁,大多数人需要3到4年的时间来完成。

       这位摄影师12岁时和她的孪生妹妹一起上了古兰经学校,因此能够揭示一个许多人都不知道的世界。她的项目关注古兰经学校寄宿生的日常生活,不仅展示了他们在努力记忆神圣课文时的情绪,还展示了他们如何保留同龄年轻女性的梦想,以及他们不学习时打破规则的做法和学校生活的乐趣。

自然类(单幅)
Nature
1-200303125F0.jpg
▲2019年3月10日,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苏布卢萨兰镇附近的一个棕榈油种植园,一只一个月大的猩猩宝宝与它受伤的母亲被发现。猩猩宝宝躺在救援队的手术布上与母亲做最后的告别。摄影师:Alain Schroeder(比利时)

1-200303125F5.jpg
▲2019年4月28日,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纳科市,美墨边境隔离墙将穿过北美生物最丰富和最多样化的地区之一,破坏动物走廊、栖息地以及获得水和食物的途径。3100公里长的边境线有1000多公里被这些路障封锁,总统提议到2021年初再封锁800公里。摄影师:Alejandro    Prieto(墨西哥)

▲2019年1月3日,在西班牙阿兹纳尔卡扎尔附近,两只伊比利亚猞猁听到猎枪的枪声后吓了一跳。摄影师:Antonio Pizarro    Rodriguez(西班牙塞维利亚)

 

自然类(组照)
Nature


















▲《拯救猩猩》组照  摄影师:Alain    Schroeder(比利时)

印度尼西亚的红毛猩猩正受到雨林不断枯竭和分裂的严重威胁。苏门答腊红毛猩猩曾经遍布整个苏门答腊岛,现在仅限于北部,被认为是极度濒危物种。它们几乎完全是树栖的:雌性几乎从不在地上行走。
随着伐木、采矿和棕榈油种植的增加,猩猩被挤进了更小的森林区域,被迫离开了它们的自然栖息地,与人类的冲突更加频繁。苏门答腊红毛猩猩保护计划(SOCP)等组织对丢失的、受伤的和被俘的红毛猩猩进行护理和放归自然,旨在将它们重新引入野外。
人类看护者承担着雌性猩猩所扮演的强大的母亲角色,他们的目标是在7、8岁左右将幼兽重新引入自然栖息地。
 

















▲《危难中的穿山甲》组照  摄影师:Brent    Stirton(盖蒂图片社)

穿山甲有时被误认为是爬行动物,但它们是有鳞哺乳动物。它们遍布亚洲和非洲部分地区,从家猫大小到超过一米长不等。
它们是独居动物,只有产下一到三个后代,并将喂养两年左右。穿山甲鳞在亚洲是非常珍贵的药材,肉被认为是一种美味。野生动物贸易监测网Traffic    2017年的一份报告指出,穿山甲目前是世界上非法交易最多的动物,据估计,在过去10年中,至少有100万只穿山甲被偷猎。这八种穿山甲都受到国家和国际法律的保护,其中两种被正式列为极度濒危物种。




















▲《金刚狼》组照  摄影师:Peter    Mather

狼獾是一种难以捉摸的、独居的动物,栖息在欧洲、亚洲和北美北纬的偏远冻土带和雪林中。他们可以每天行走25公里寻找食物。他们捕食较小的动物,如兔子和啮齿动物,但可能会尝试更大的猎物,如受伤的驯鹿。
它们有时也会以更大动物尸体为食,并以挖洞吃冬眠动物而闻名。像鞋一样的大爪子和憎水的毛皮大衣使它们很适合在雪地里生活:阿拉斯加北部的伊努皮亚特人特别看重毛皮作为衬皮大衣的价值,但由于受到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的劝阻,这种做法正在减少。虽然毛皮贸易正在减少,但目前对狼獾的挑战,包括由于气候变化,春季积雪减少,低繁殖率而加剧。

肖像类(单幅)
Portraits

▲《穆萨的追求》专业舞蹈演员穆萨·莫萨拄着拐杖跳舞,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纽敦的一次练习中摆姿势。摄影师:Alon Skuy(星期日泰晤士报)


▲比琳达·卡卡姆巴·卡法西,是一位变装表演艺术家,在南非开普敦附近的开普兰斯镇什桑山的社区里摆pose。旁边妇女们正在那里做生意。摄影师:Lee-Ann    Olwage(南非)

肖像类(组照)
Portraits




































▲《两岸之间》组照  摄影师:Tadas Kazakevi?ius(立陶宛维尔纽斯)
       库伦海喷口是一个98公里长的弯曲沙丘喷口,将库伦海泻湖与波罗的海隔开。南部位于加里宁格勒州,北部位于立陶宛。沙丘是欧洲最高的沙丘之一,几个世纪以来,这个沙丘吸引了许多艺术家。有时它不超过400米宽,最多3800米。即使在它的心里,你也永远不会远离彼岸。

摄影师想传达的是,空间应该被所有可能的感官所听到、闻到、吸收、感受到,因为眼睛没有足够的表现力。这些肖像的拍摄对象选择了自己的拍摄地点,并闭上眼睛以强调与风景的联系。




















▲《在权利与羞耻之间》组照  摄影师:Tatsiana Tkachova(白俄罗斯明斯克)
       白俄罗斯的堕胎法允许在12周内根据要求终止妊娠,在具备医疗条件下,可以在28周内终止妊娠,这使他们成为欧洲最自由的堕胎国之一。对于许多女性来说,堕胎是一个禁忌词,许多人不愿意承认自己终止了妊娠。

每年都会举行“不堕胎周”活动,在这个项目中,考虑过堕胎的白俄罗斯妇女会匿名讲述她们的故事。

体育类(单幅)
Sport

▲2019年5月12日,在加拿大多伦多斯科蒂亚班克竞技场,多伦多猛龙队的卡希·伦纳德(中蹲)在与费城76人队进行2019年全国篮球协会(NBA)季后赛东部半决赛第7场比赛时,看着自己赢得比赛的压哨球投篮入网。摄影师:Mark    Blinch(加拿大多伦多)


▲2019年6月2日,在利物浦,一个奖杯形状的气球漂浮在人群中,足球迷们在街上排起长队,正用敞篷大巴为利物浦在UEFA决赛中战胜托特纳姆热刺进行庆祝游行。摄影师:Oli    Scarff(法新社)


▲2019年11月23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体育场的巨型屏幕上播放着自由杯的决赛。巴西弗拉门戈足球队的球迷们为加布里埃尔·巴博萨在与卫冕冠军阿根廷河板的比赛中攻入一球而欢呼。摄影师:Silvia    Izquierdo(美联社)

体育类(组照)
Sport



















▲《日本橄榄球老手》组照  摄影师:Kim Kyung-Hoon(路透社)

         东京的富瓦库橄榄球俱乐部成立于1948年,是约150家俱乐部中之一,参赛球员年龄都在40岁以上。根据联合国的一份报告,日本是世界上老龄化人口最多的国家,其中65岁或以上人口占28%。《日本时报》的一篇报道称,老年人尤其容易感到孤独,15%的独居老人在两周内的谈话次数甚至少于一次。

橄榄球不仅使运动员保持身体的活跃度,还提供了其社交生活。2019年9月至11月在日本举行了橄榄球世界杯,参赛人数打破了以往的记录。












第63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获奖提名作品分享





▲《球队》组照  摄影师:Olivier Papegnies(比利时)

来自贝宁北部Gouande村的Gazelles de    Gouande是全国16支足球队中的一支,旨在通过体育运动让年轻女性更多地控制自己的未来。该项目由国际计划组织设立,旨在通过促进自信、扩大教育机会和倡导反对早婚来赋予妇女权力。
2019年女足世界杯之后,国际上对女足的兴趣高涨,像贝宁女足这样的项目可以被看作是更广泛地看待体育力量统一和传播社会意识的一部分。2019年1月,贝宁接待了国际足联(FIFA)的代表团,国际足联是足球的国际管理机构,旨在支持学校的新体育战略,贝宁总统帕特里斯·塔龙宣布了四所新足球学校的计划,其中包括一所女子足球学校。




















▲《从灰烬中升起》组照  摄影师:Wally Skalij(《洛杉矶时报》)
       在一场野火摧毁了他们的城镇之后,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天堂乡村社区的天堂山猫队的队员们回到他们的足球场,重振球队,开始新赛季。2018年11月的营火是加州历史上破坏性最大的野火。天堂几乎完全被烧成灰烬,90%的人口被分散到美国各地的城镇,但大火停在天堂高中足球场的边缘,使它和周围的体育建筑都不受影响。几乎全队所有人都失去了家园,但当教练里克·普林茨开始训练时,球员们开始回归,有些人为了达到目的而通勤长达90分钟。他们不仅肩负着团队重生的使命,而且肩负着社区重生的使命。山猫队继续过着一个成功的赛季,打最后在年底输掉了今年最后一场冠军赛。

突发新闻类(单幅)
Spot News

▲2019年1月15日,在肯尼亚内罗毕,安全部队在寻找Dusit2豪华酒店和商业区遭袭击者时,正在被疏散的妇女。摄影师:Dai    Kurokawa(欧洲新闻摄影署(EPA))


▲2019年5月21日,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学生在反政府示威活动中与防暴警察扭打。摄影师:Farouk Batiche(德新社)

▲2019年9月3日,飓风“多里安”袭击巴哈马岛后,志愿者们在弗里波特的一条被洪水淹没的道路上跋涉。摄影师:Ramon    Espinosa(美联社)

飓风多里安于9月1日在巴哈马北部的阿巴科和大巴哈马群岛登陆,达到萨菲尔-辛普森等级的5级,并打破了直接影响陆地的最强大西洋飓风记录。狂风和上涨的洪水摧毁了房屋,瘫痪了医院,并切断了电力供应。至少71人死亡,9000所房屋受到影响,约29500人受到影响。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的一份报告称,多里安飓风在巴哈马造成的损失为34亿美元,约相当于该岛国年经济产出的四分之一。尽管科学家们不确定气候危机是否会导致飓风数量的增加,但预计海洋温度升高会加剧风速,海平面升高可能使登陆的影响更具破坏性。

突发新闻类(组照)
Spot News


















▲《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危机》组照  摄影师:Matthew    Abbott(帕诺斯图片社,纽约时报)

澳大利亚一年一度的火灾季节很早就开始了,在经历了数月创纪录的干旱和强风的肆虐之后,火势异常严重。与往常相比,强烈得多的野火大部分由志愿消防员扑灭。野火肆虐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以及南澳大利亚州和昆士兰地区,给丛林和雨林造成了破坏,摧毁了房屋。
到2020年1月底,已造成30多人死亡,3000所房屋倒塌,约1200万公顷土地被烧毁(几乎是荷兰国土面积的三倍)。横贯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的冈瓦纳热带雨林有50%以上被烧毁,使野生动物们受到了严重地打击。当地科学家估计,多达10亿只动物死亡。
去年12月,当许多森林大火蔓延的强度和速度增加时,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前往夏威夷度假,并在两名志愿消防员死亡后才被要求返回。他继续支持一项支持化石燃料的政策,并禁止将火灾与气候危机联系起来。
















▲《开罗致命炸弹爆炸》组照  摄影师:Oliver Weiken(德新社)

2019年8月5日,在埃及开罗市中心Kasr    al-Aini地区的一家癌症医院外,发生恐怖袭击,造成至少20人死亡,47人受伤。埃及内政部说:一辆载有炸弹的汽车撞上了迎面而来的车辆,并与另外三辆车相撞,引发爆炸和火灾,迫使包括医院在内的附近建筑物撤离。内政部长马哈茂德·陶菲克说这辆车里装满了用于其他地方恐怖袭击的爆炸物。埃及政府将此次袭击归咎于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的暴力分裂派伊斯兰哈斯姆运动(Islamist Hasm    Movement)。
该组织曾是埃及最大的伊斯兰组织,但自2013年起在埃及被禁止。穆斯林兄弟会本身也一再与哈斯姆运动及其暴力活动保持距离。哈斯姆运动过去曾在开罗发动过一系列袭击,但大多是针对安全部队而不是平民。

 

(责任编辑:管理员)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